筆名「主動脈」的花蓮慈濟醫院麻醉及疼痛科醫師,發表文章〈今夜適合飲酒〉,內容陳述他至醫院搶治台鐵405太魯閣號事故傷患的過程和心聲,讓萬名粉絲落淚按讚支持。


《今夜適合飲酒》

我已經好幾個月沒有喝酒了,但是我覺得今夜適合飲酒,或許明天也蠻適合的,也許接下來的每一天的每一個夜晚都很適合飲酒

清明連假的前一天,我同事的家人突然生病,拜託我幫他上夜班,隔天我支援另外一家規模較小的醫院,通常小醫院在假期的時候刀不多,所以也就答應

早上果然就只有一台小手術,手術要結束的時候,網路已經開始瘋傳太魯閣號火車在清水隧道出軌,死傷慘重,接著手機就接到醫院啟動大量傷患的簡訊,雖然我在的支援醫院離事發事故現場比較近一些,但是這裡離我們家醫院也不過五分鐘不到的車程,我想說這家醫院規模小,可能會收治輕症的患者,重症的患者應該都在我們家醫院,而且這兩家醫院其實很近,需要幫忙的時候我一定來得及回來,所以我交代了麻護一些事情,決定先回我們家醫院看看

沒想到連假路上已經開始有點塞車,原本短短五分鐘的車程,我竟然開了十幾分鐘,而這短短十幾分鐘裡,對向車道竟然就有五、六輛救護車不斷地鳴笛往太魯閣的方向開去,那景象好像末日時節,集體奔赴戰場一樣

我到醫院的時候,大概因為已經經過多次重大災難的演練,放眼望去急診室大廳裡大概已經有一百多位醫療人員,分成重傷組、中傷組及輕傷組,三邊分別站立,每次連假彈性補假,醫院從來沒放過假,我開始慶幸醫院沒有放補假這個習慣,不然在這個時節大家一定都會離開花蓮,那就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動員那麼多人

病人開始陸續到達急診室,其中一位女孩左手臂有一個深及見骨的撕裂傷,外科醫師想要幫她檢查傷口有沒有波及血管跟神經,女孩輕蹙著眉頭說:先幫我止痛...我請學妹幫她做臂叢神經阻斷,止痛後外科醫師就可以檢查傷口,打針的時候,那個女孩子淡淡地說:我後面的人都死了...

我聽了之後,為他感到難過,我是一個醫生,我看過無數的病人受到災難肢體殘破的死亡,或者是在救治的過程中,被我們折磨到不成人形之後才不得不死去的病人,所以對於鮮血、傷口、血肉模糊、死亡我已經習以為常,但是她只是一個一般的民眾,一個年輕的女孩子,我很難想像在這場意外裡她經歷了什麼,她是不是必須在黑暗的隧道裡摸索,甚至有時候必須跨過那些殘缺的屍體,才能爬出車廂得到救治,我很難想像

我的電話響起,我原本支援的醫院請我回去幫忙,說病人的中央靜脈導管放不進去,中央靜脈導管放不進去表示病人處於很嚴重的狀態,而我的車停在停車場,離急診室還有一小段距離,我連去開車的念頭都沒有,就直接衝出急診室,跳上在門口排班的計程車,請他飛車載我去支援醫院,我到醫院的時候病人血壓只剩七十,病人骨盆骨折,血胸氣胸,大量失血,我叫她的時候,眼睛可以微微地張開,但是馬上又沈沈睡去,表示她腦部的灌流不足,我請我的護理師推來超音波,快速看了一眼,中央靜脈已經塌陷,要救這樣的病人實在是有點難度,我花了幾分鐘的時間,放好中央靜脈導管,跪在病人的床緣打好動脈導管,給予升壓藥物,開始給水輸血保溫,外科醫師這時候幫病人放了胸管,護理師放了導尿管,十幾分鐘之後,病人的血壓開始穩定,我跳上救護車,準備把病人送往醫學中心

我坐上救護車準備離開的時候,另外一輛救護車正要衝進來,你以為這場景只有在末日災難式的電影情節裡才看得到,沒想到這一切都真實的發生,病人的腳被壓在車底底下,整個粉碎,救難人員必須直接在現場幫病人截肢,才能將他拉出車底,送上救護車,我把上一位病人轉送醫學中心之後,馬上又跳上救護車回去,我知道我的同事他們正嘗試拯救這個被截肢的病人,他們可能需要幫忙,但是等我到達的時候已經太晚,病人已經被白色的布單完包覆,我並不知道要感到慶幸沒有參與病人急救的過程,沒有看到他肢體破碎血肉模糊的模樣,還是應該感到難過,我沒有機會把他帶回來

我只能期望他沒有太大的痛苦,在被割截肢體時已經昏迷,那他就不會感到疼痛跟恐懼,我希望我當時可以帶著 K他命跟嗎啡到現場,這樣我就能當場幫他麻醉...另外還有一個病人,全身都是鮮血,我們以為他受到重傷,剪開他的褲管後,發現他竟然只有皮肉傷,他身上的血都不是他的,那流了那麼多血的那一個病人呢?他在哪裡?我很難想像現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那個場景光想像就知道一定是末世煉獄,修羅道場

我開始感到疲倦還有飢餓,我找一個地方坐下來,喝了一杯加了很多糖的冰咖啡,休息一陣子之後我回到我們醫院,我看到學弟正在幫一個孩子插管,另外一些人正在幫孩子壓胸,那壓胸的力道讓小孩的四肢不斷地抽動,我只看了幾秒,就不忍心轉身離去,學弟說:可能是顱底骨折,插管的時候從嘴巴鼻子不斷地冒出血來,我們很快就失去這個孩子

急診室裡有幾個病人骨折,我囑咐學弟推超音波來,幫病人做神經阻斷術止痛,他們一床打過一床,我在急診室裡來回踱步,確定每一個病人都得到了適當的止痛,我想起普賢菩薩的發願偈,在所有一切虛空盡時,他的願力仍然無窮無盡,那我只能期待有我在的地方,就不能有疼痛出現,大概下午四點鐘左右,醫院宣佈解編,大量傷患任務結束,我喝了我今天第二杯咖啡

我接到支援醫院的第二通電話,說五點要開始開刀,意思大概就是急診戰場已經清理完畢,同時白天的傷者禁食時間已經到了,現在要另闢開刀房的戰場,把那些碎裂的骨頭都固定回去,我開車往另一個醫院過去,路程上還是有救護車不斷地往市區中心過去,我想說大量傷患的任務已經解編,會不會那些救護車上載的都已經不是病患,是一具具的屍體,我覺得這個世界真的有夠慘忍

不能好好道別真的是一件很悲傷的事,我的同事跟我說還有小孩找不到媽媽,雖然有些輕症跟重症的病患,有可能會分別被送往不同的醫院,但是這時候還沒找到媽媽的,大概都是壓在車子底下無法辨認的屍塊吧!我覺得我在一天裡面已經經歷了太多,看了太多的傷者,經歷了太多的死亡,見證了眾生的苦難、悲傷還有眼淚,假如可以的話,我自己都想要躲起來

我原本休假的學弟突然出現在開刀房,他原本已經要回到台北,知道火車出軌意外之後,馬上調車回頭,大概他知道我前一天也是值班,到現在我已經上班超過三十幾個鐘頭,學弟叫我回去休息,今天的手術不到半夜不會結束,而開不完的刀明天還會繼續,我吃了一碗泡麵跟幾塊麵包,然後學弟拯救了我

我覺得今晚特別適合飲酒,我自從皈依佛門之後,便不再飲酒,但是我想今天假如飲酒的話,跟佛陀請假一天,佛陀應該也會原諒我,但是我覺得明天應該也會適合飲酒,接下來的每一天都會是適合飲酒日子。
近 31 日
948 次瀏覽
Comments from people reporting this message

408 才對,不是405

每晚都適合喝酒,沒道理啊

最候質疑政府的話, 是否是被別人 竄改

本訊息有 0 則查核回應
目前沒有已撰寫的回應。
加 LINE 查謠言
加 LINE 查謠言
LINE 機器人
查謠言詐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