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楊照po文--

我對疫苗所知不深,我相信不只是我,在台灣很多人都希望能弄明白當前的「疫苗之亂」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所以才在昨天寫了感慨沒有足夠媒體新聞資訊的狀況。感謝一些朋友的指引、協助,讓我多得到了一些關於疫苗的深入資料,當然我不可能一夕之間就增長從科學與技術面理解疫苗的功力,容我還是從我比較能掌握的政策面整理一下我看到與我知道的。
原來國產疫苗的廠商打從一開始就打定主意跳過三期測試,以六月底能得到「緊急使用授權」為其目標,這是令我驚訝的事實。到目前為止,全世界開發的所有疫苗只有兩支完全跳過三期測試而運用在人體上,一支來自中國,另一支來自俄羅斯。如果依照藥廠的計畫,台灣會成為和中國、俄羅斯一起的第三個用這種方式處理疫苗管理的國家。而且中國和俄羅斯的那兩支疫苗都還限制有限用途,不是對一般民眾施打,換句話說,台灣會成為第一個生產、施打跳過三期而運用在民眾身上疫苗的國家。這樣的獨一無二地位,應該不是件值得光榮炫耀的事吧?
原來國產疫苗廠商進行二期測試的方式,是測量注射對象體內的中和抗體,這種作法在台灣醫學界就有很多不認同的聲音。簡單地說,如此試驗產生的疫苗,沒有任何實質可以有效降低感染率的數據,因為從來沒有在可能感染的環境中進行過任何測試,當然不會有數據。受藥商委託主持測試計畫的台大教授很樂觀地預測,將來國際間應該會從要求「疫苗護照」,改成要求「抗體護照」。可是不幸地,一直到現在,我們沒有看到國際上從「疫苗護照」轉「抗體護照」的變化跡象。
最新發布的韓國開放「觀光泡泡」計畫,台灣被納入可能開放國家之列,但明確要求一定要有「疫苗護照」──打過疫苗的證明。很明顯的,國產疫苗不會得到國際認證,打了疫苗的人也仍然不能符合去韓國的條件。
問題來了:國產疫苗廠商為什麼如此篤定可以跳過三期得到「緊急使用授權」?他們不可能不知道國際的藥物標準,到今年三月也應該都看到其他疫苗都是以第三期期中測試結果才能申請到「緊急使用授權」的吧!是我們的政府已經在政策上決定了可以用中和抗體做二期測試,並且可以不用進入三期測試?
那麼這項政策是如何、何時形成的?又是誰基於什麼道理決定的?陳培哲說疫苗政策的決定者是蔡英文總統,是這樣嗎?
會有「疫苗之亂」,一項關鍵原因在於政府的疫苗政策不只從來不透明,而且完全不和國民溝通。從陳部長到蘇院長到蔡總統,從來沒有人光明坦率地面對大家好好說明我們的國產疫苗政策究竟是什麼。蔡總統唯一表態過的,是她和政府人員都沒有炒股,然而同樣的場合,她卻連為什麼斷定七月會有國產疫苗的理由,都吝於向國民解釋。
除了一個只知道召集人和負氣辭職委員的審查委員會之外,我們完全無從知道疫苗會如何產生,會如何取得「緊急使用授權」,更不知道沒有經過三期測試的疫苗要生產多少數量,要應用打在多少人身上。
這真的不像一個民主政府訂定、執行政策的方式。如果對這樣的政策我們還不提出質疑與追問,還要沉溺於「國產戰略」的口號滿足,那就等於成了摧毀台灣民主體制的幫兇了!
近 31 日
0 次瀏覽
網友回報補充

這的確是楊照 po 的文嗎?

本訊息有 0 則查核回應
目前沒有已撰寫的回應。
加 LINE 查謠言
加 LINE 查謠言
LINE 機器人
查謠言詐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