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家琮的臉書貼文
6月2日上午7:48 ·
蘇荷茶(圖一) 是茶飲,不是治病的藥方,但是可以抑制新冠病毒的增殖。
近來新冠疫情在台灣日趨嚴峻,中醫藥研究所及慈濟相繼在國內推出治療新冠肺炎的中藥方劑,清冠一號(中醫藥研究所)與淨斯本草飲(慈濟),這些方劑是研究人員積極努力的成果,更是 上人愛心的普惠。中研院也有一項能夠抑制新冠病毒的中藥(茶飲)配方– 中研蘇荷茶 –,我們誠摯地想介紹給國人,希望能夠對新冠疫情的防治盡到棉薄之力。

蘇荷茶氣息清新,願世上終無染煞亡;蘇荷茶味甘怡人,願世上再不苦人多。
我們參考了許多傳統治療疫病的中藥方劑以及中國用來治療新冠肺炎的清肺排毒湯、蓮花清瘟膠囊、双黃連口服液等,選擇了近百種的中藥進行抑制新冠病毒的細胞試驗。實驗的結果讓我們很意外地發現有三分之二的中草藥有著或多或少抑制新冠病毒在細胞中複製增殖的效力(圖二)。我們將這些有效的藥物依據食品藥物管理署公告《可供食品使用原料》及《可同時提供食品使用之中藥材》等規範區分為食品及藥物二類。(圖二中紅橘色者為可做食品或食品原料,綠色者為藥物;紅橘二色表示兩次實驗之結果,深綠淺綠者同理)。我們依據中藥的性味、歸經及功效,從紅橘色區塊的藥物中選擇了紫蘇等七項藥物組合成”蘇荷茶”(圖三);七這數字代表圓滿。我們將這蘇荷茶製成茶包,加入沸水沖泡取得茶液進行細胞及動物試驗,結果證實這茶飲能夠有效的抑制病毒在細胞中複製,並且能夠顯著降低新冠病毒在倉鼠肺葉中的數量(圖四)。

在這蘇荷茶裡,紫蘇和薄荷是君藥,因為這兩項成分在細胞試驗裡具有非常好的抑制病毒效力,同時更是多數人熟悉且有食用經驗的植物。中藥的認知裡,二者都屬於解表藥,可以散去表邪,也就是從口鼻感染我們的病毒。紫蘇和薄荷,一溫一涼,藥性互補;我們選擇紫蘇多用些,目的在於適當的溫能助陽氣,擔心藥性偏涼會傷了正氣。金銀花是我很喜歡的植物,氣味芳香,記得在胡歌的”風中奇緣”劇裡有出現過,這藥物能清熱解毒,是治感冒的良藥,可惜價錢貴了一些。魚腥草也是清熱解毒的藥物,十八年前的SARS期間,我們就曾發現這藥物具有抑制SARS病毒的效力,現在確認它依然對新冠病毒有抑制的效力。這是很不簡單的,因為以前SARS期間,黃芩、板藍根等都被認為是有效的抑制病毒複製的藥物,但這回卻都沒有了效力。

金銀花及魚腥草藥性偏寒,寒易傷正氣,我們當它們是臣藥,用量比君藥少很多;本來茶包的總重量就受到限制,內容物量過多,就得用大水桶來泡茶了。紫蘇和薄荷屬解表藥,且更適合做食品飲用,所需用量自然最多,所以這臣藥以及之後的佐藥,用量就必須減少才裝得入茶包袋。當病毒感染我們的時候,紫蘇和薄荷就站在最前線,抑制病毒侵入我們的細胞,讓病毒無可發揮。紫蘇和薄荷都能夠宣肺,也就是能夠使肺氣暢通,能夠宣散肺臟因為病毒侵入而產生的郁遏,如此改善了肺部的環境,免疫系統自然能夠發揮功能,加速病毒的清除。如果,萬一還是有病毒進入了我們的細胞,然後我們身體產生了發炎反應,出現了輕度發燒,這時候金銀花和魚腥草就可以發揮其清熱解毒的功能。當然,在蘇荷茶中這兩項藥物的分量很小,作用有限,感染者出現了顯著的病症後還是應當迅速就醫才是。

款冬花氣味厚重芳香,可以下氣止咳化痰,性溫而不燥,是蘇荷茶中除紫蘇外,另一個性溫的藥物。

夏枯草是知名飲品”王老吉涼茶”的重要成分,是蘇荷茶七項成分中唯一不入肺經的,它入肝經。中醫認為”金剋木”,是說肺臟(金)可以調節肝臟(木)的功能,當肺臟出現了郁遏時就會阻礙肝氣的抒發,肝氣不能抒發就會積郁成火,然後便是”木火刑金”;許多新冠肺炎的感染者會感覺到身體郁熱、目赤咽乾、容易疲倦,便可能是肝臟也受到傷害了。這時,夏枯草清熱瀉火的功能就能發揮清肝明目的效果,可使感染者覺得身體舒暢一些。款冬花潤肺下氣止咳化痰,夏枯草清肝明目,二者合用為佐助藥,除了有抑制病毒的效果外,還能治療痰、咳、喘及目赤咽乾等兼症。

最後就是甘草了,它也有抑制新冠病毒的效力,是蘇荷茶中的”使藥”。中醫如何定義使藥呢? 中醫說能夠”調和方中諸藥”的是使藥,能夠”帶領方中諸藥去到病處”的也叫使藥。甘草既能整和方中另六味藥物的功能,又是味甘怡人,可以讓人們樂意去飲用蘇荷茶,所以為蘇荷茶中之使藥。如此,君臣佐使之搭配,使蘇荷茶之功效更趨圓滿。

中醫診所或中藥房可以做更多更有幫助的事。大家看圖二;那許多不被食藥署規範為食品或食品原料的中藥也是可以抑制新冠病毒的(綠色者)。

這其中,荊芥、北茵陳(牛至)、旋覆花,甚至是麻黃、檳榔等也都有很好的抑制效果。這麼多可用的中藥應該讓中醫藥專業者有更多的選擇和發揮才是。

中醫講求對症論治,重視個人差異,強調整體觀,今天我們知道了有這許多藥物能夠抑制病毒增殖,那麼專業的醫藥師便能夠在這些藥物中去組一個預防或治療的方劑來,或者將這些藥物選擇性的加入自己原來依據辯證論治而擬定的方藥組合中。許多中醫師會想使用到補氣類的藥物,這是因為中醫治病的基本手段就是扶正與祛邪,但是在使用時必須要謹慎。因為我們其實對病毒的致病機轉並不清楚,西醫經常會將之歸因於細胞激素風暴(Cytokine storm),雖然對其真實內容說不清楚,但也顯示了免疫反應在致病機轉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中醫重視”正氣”,說”正氣存內,邪不可干”。這”正”字尤其重要,不偏不倚就是正,走中道就是正,所以”氣”的強弱固然重要,但氣的”正”與否更是關鍵。"氣”增強了,但走偏了,就像免疫反應出了錯,後果就嚴重了。所以,在蘇荷茶中我們並沒有加入太多補氣的藥,甘草可以補氣,但在蘇荷茶中這並不是它主要的用途。現今台灣流行的新冠病毒是以變種的英國株為主,這種變種病毒增殖快速且傳播力強,致病力和致死力都比原有的武漢株病毒高出許多,我們實驗室發現新變種的新冠病毒,包括現正流行的英國株病毒,它們在細胞中增殖特別快,殺死細胞的時間縮短許多,蘇荷茶對這些變種病毒的抑制效力也因此降低一些;未來如果有機會,我們會針對這些變種病毒重新篩選藥物,屆時如果有好的結果,也許能夠出個二代蘇荷茶,定會和大家分享。
蘇荷茶不是拿來做為治療新冠肺炎的藥物,它是預防新冠病毒感染以及減輕感染者初期病徵的茶飲(圖五)。蘇荷茶可以在感染初期藉著抑制病毒增殖的作用,截斷新冠肺炎疾病的發展,減少感染者演變為重症患者的機會。我們認為,既然新冠病毒的感染者百分之八十是無症狀或輕症,就不需要急著以藥物來應對,因為藥物多數是對身體有潛在傷害性的,何須在尚未感染或輕症初期的時候就服用藥物呢? ”未嘗殺敵卻已自損三千”,怎麼說都是不智的。既然要達到預防感染的主要目的,我們將蘇荷茶以茶包的形式來限制其成分的重量,達到方便攜帶及飲用的要求。為什麼選擇茶包沖泡而不是中藥的煎煮的方式呢? 因為既然是為了預防性的目的,自然是希望能夠讓大家做較長期的飲用,這樣茶包是比較安全的。我們比較過將茶包用沸水沖泡15分鐘以及同樣的水量煎煮15分鐘,所得的茶液在抑制病毒的細胞試驗裡顯示效果是非常接近的。這是因為我們的藥物不是葉就是花就是草,打成小碎片後,其中的作用物質很容易析出;甘草,我們是將之打碎成粉,然後加入茶包袋內的。蘇荷茶每包的總重量雖然只有10克,但是其中所有成分都具有很好的抑制新冠病毒的效力,這些成分同時還具有紓解早期病症的功能,因此推薦全國同胞尤其是有一點年紀的朋友在防疫有需要時,或者在自主隔離時一同來飲用。大家可以依據蘇荷茶的配方(圖三)自行至中藥房購買材料配製。如果有困難,可以聯絡我們,我們很樂意免費寄上我們配製的少量蘇荷茶分享。
聯絡人: 詹家琮 電話:(02)27898805 E-mail:[email protected]
近 31 日
159 次瀏覽
本訊息有 0 則查核回應
目前沒有已撰寫的回應。
加 LINE 查謠言
加 LINE 查謠言
LINE 機器人
查謠言詐騙